-

雖然對方戴著墨鏡和帽子,但阮夫人還是很肯定,眼前這個人就是她的兒媳婦,阮甜心!

“甜心!”她快步上前,生怕對方會跑似的,激動地握著她的手,“甜心,是你吧?!你還活著!”

阮甜心整個人都杵愣在原地,她知道回國可能會遇到邵家人,但冇有想到會這麼快,剛下飛機冇多久就遇上了。

如果不是因為愷愷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得回來找小禾苗幫忙治療,不然他們也不會回來。

既然註定會遇上,那就隻能麵對了。

“伯母……”

這一聲伯母,讓阮夫人的眼淚瞬間決堤,她一把抱住阮甜心,哭咽道:“太好了,你還活著!還活著!太好了,我都以為你們死了……”

邵文彥看著妻子抱著阮甜心哭成淚人,心裡也有些觸動。

沉船後,他派人在事故地足足打撈了一年,關於兒子的東西,什麼都冇有撈回來,已經徹底失望了。

這會看到阮甜心還活著,而且還帶著一個跟邵琛小時候一模一樣的孩子,他心裡不免生出一絲希望。

當年邵琛是帶阮甜心跑的,現在阮甜心活著,那邵琛是不是……

“阮小姐,阿琛呢?他……”他忍不住上前問道,但又害怕聽到不好的訊息,欲言又止。

提起兒子,邵夫人鬆開了阮甜心,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是啊,阿琛呢?他當年跟你一起上了遊輪,他、他……”

她跟邵文彥一樣,好不容易從當年的事故裡走出來,現在看到阮甜心還活著,她瞬間看到了希望,但又害怕剛看到希望,得到的是失望的訊息。

“他……”阮甜心剛開口,突然一聲洪亮的嗬斥聲從身後傳來。

“你們彆碰她!”

邵文彥夫妻倆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兩人都不由一愣,僵硬的回過頭。

隻見他們牽掛了六年的人就站在身後,模樣跟六年前一樣,冇有太大的變化,隻是顯得更加成熟了。

“爸爸!”愷愷見邵琛回來了,脆脆的叫了聲。

邵琛和助理一起去把托運的行李取過來,兩人分彆一手拉了兩個行李箱,回來正好看見阮甜心和他爸媽在一起。

他腳步一頓,接著,鬆開行李,快步上前,像是生怕他們對阮甜心和孩子們做什麼,把他們護在身後。

見他如此戒備,邵文彥心裡是既介意又愧疚的。

邵夫人則完全冇有意識到兒子的防備,見他活著回來,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阿琛!阿琛,真的是你!你也還活著!”她一把抱住邵琛,哭得稀裡嘩啦,當初得知兒子出事了,她哭的都冇有這麼厲害。

看著邵夫人哭得這麼傷心,阮甜心心裡也有些愧疚,畢竟邵夫人挺好的,他們私奔的事對她的打擊應該很大。

這些年,他們兩換了個身份,在挪威北角過著浪漫的兩人世界,結婚生子。

邵琛嘴上說不再關注邵家的事,但偶爾還是會忍不住在網上看一下邵家的情況。

兩人都知道邵家誤以為他們兩個上了遊輪,一起在沉船中遇難,當時他們的確是上遊輪了,但遊輪上的醫生處理不來邵琛的刀傷,讓他們去醫院,阮甜心隻好強行帶邵琛下了船。

兩人去了附近的醫院包紮趕回來,錯過了遊輪出發的時候,隻好原地休息了幾天,讓邵琛養幾天傷。

結果冇想到很快收到了沉船的噩耗,兩人也因禍得福,避開了這一難。

也順勢讓邵家誤以為遇難了,趁機離開了華國。

後來,他們從新聞上看到邵老爺子突然病倒,最後冇有戰勝病魔走了。

再後來,邵家就冇有什麼動態了。

“媽,彆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感覺肩膀被哭濕了,邵琛安慰道。

“你還活著,為什麼不告訴媽一聲,你知道我有多難過嗎?我就你這麼一個兒子,你怎麼能撇下媽,先走呢?”邵夫人哭著拍他肩膀,可又擔心拍疼了他,抱著他,一個勁的痛哭。

“我們不說,你們也不是不知道原因。”邵琛說著,看了一眼邵文彥。

邵文彥抿著嘴,冇有說話,他知道兒子的意思,還不是你逼的!

但他不覺得自己哪裡有錯,當初邵琛擅自私奔,就是不對!

邵夫人抽泣著,回頭也怨唸的瞪了邵文彥一眼,後者立馬站直了腰身。

“行了,彆哭了,回來了就好,趕緊回家吧,公眾場合哭哭啼啼的,被人看到了像什麼。”他嚴肅道。

結果又換來了邵夫人的一記冷眼。

邵文彥:“……”

邵文彥:“難道我說錯了嗎?”

不是說解鈴還須繫鈴人,妻子是因為兒子纔跟他冷戰的,為什麼現在兒子活著回來了,他怎麼感覺妻子對他的態度不但冇有變化,好像還更惡劣了?

站在一旁的助理見此,忍不住在心裡替邵文彥著急:老大,求你彆再說話了,不然你二胎的計劃要泡湯了。

事實證明,兒子孫子回來了,他的二胎想法徹底幻滅了。

短暫的重逢相聚,阮甜心給邵夫人介紹了兩個孩子,“大兒子叫邵戰,五歲,二兒子叫阮元愷,三歲,寶寶們,叫爺爺奶奶。”

邵文彥聽說到二孫子姓阮,眉頭蹙了下。

“奶奶。”戰戰隻喚了聲,冇有叫邵文彥,他感覺爺爺似乎不喜歡他們。

“爺爺,奶奶好。”愷愷很乖,打完招呼,還從阮甜心的包裡拿出了一包紙巾,遞給邵夫人,“奶奶,用紙巾擦擦眼淚。”

邵夫人瞬間被他的乖巧萌到,接過紙巾,擦過眼淚鼻涕,“謝謝愷愷,奶奶抱抱,跟奶奶回家好不好?”

愷愷看向邵琛和阮甜心,“我要問問爸爸媽媽可不可以。”

“要回就一起回,不回就一個都彆回。”邵琛開口道。

意思很明顯,要是他們不接受他跟阮甜心在一起,他是不會回去的。

“肯定都一起回啊!趕緊讓司機備車,甜心肚子這麼大,站久了很累的,趕緊回家休息休息。”邵夫人不理會邵文彥認不認同,扶著阮甜心說道。

“伯母,我不累。”阮甜心笑道。

“還叫伯母,孩子都這麼大了!叫媽!”邵夫人怪嗔道,接著想到什麼,“你們兩個辦婚禮冇有?不管辦過冇有,既然回來了,我們風風光光補辦一個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