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陳河圖這句話。

彆說軒轅長老了。

就是長鬍子和使用雙刀的這兩個修煉者也難看了起來。

是!

你陳河圖境界和實力高,我們單打獨鬥都不是你的對手。

但我們三個人最弱的都是大能境七階,而軒轅長老是大能境九階。

你陳河圖,還真的以為,我們三個人聯手,也不是你的對手麼?

還是你以為,你一個人,能抵擋住我們三個人的聯手?

長鬍子和使用雙刀的修煉者,對視一眼之後,跟著軒轅長老一同出手,攻擊向空中的陳河圖。

陳河圖見狀,大喝一聲道:“來到正好!”

聽到陳河圖的這聲暴喝,軒轅長老和長鬍子還有使用雙刀的修煉者都怔了一下。

難道他們上當了?

還是怎麼了?

就在他們愣神的功夫,陳河圖又喊道:“四平八穩!”

他用出了自創的劍招。

他手中的龍吟劍,瞬間疊加到了九層劍勢。

一股龐大的氣息從龍吟劍上散發了出來。

比剛纔的氣勢還要威猛十倍。

而且,這一劍的速度很快!很快!

尤其是陳河圖以歸一境的實力用出來這個劍招,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升起一個想法。

此劍一出,天下無敵!

軒轅長老和長鬍子還有使用雙刀的修煉者,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這才明白過來,剛纔陳河圖根本冇有用儘全力。

現在,這纔是陳河圖的真實實力。

可是,他們能怎麼辦?

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這個時候,若是撤退,陳河圖的這一劍,怕是直接滅殺了他們三個人。

他們隻能硬著頭皮,繼續刺了過去。

“嘭!”

陳河圖的這一劍,直接刺到了他們三個人的身邊。

選院長老第一個反應過來,急忙用手中的長劍格擋。

“鐺!”

他手中的長劍直接斷裂成了兩半。

他的身體也被龍吟劍上的劍勢彈飛了很遠。

“噗!”

軒轅長老受了極其嚴重的內傷。

長吐了一口鮮血。

不過,他的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隻見他的身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之後,他立馬起身,向藥王穀外跑去。

長鬍子和使用雙刀的這兩個修煉者見狀,立馬明白過來,軒轅長老這是丟下他們自己逃命去了。

這讓他們在心裡不停的咒罵著軒轅長老。

可是,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他們還在陳河圖劍招籠罩的範圍。

他們隻能拎著手中的武器格擋。

“鐺鐺鐺!”

陳河圖手中的龍吟劍,碰撞到了長鬍子修煉者的武器上還有那個使用雙手的修煉者的雙刀上。

“咯!”

他們手中的武器直接斷裂。-